“有时你飞到了最后,却发现还不如中间掉下来。”

 

【小红帽x狼】恨

◎在很久之前狼和小红帽发生过的故事
  
◎PG-17
  
◎极度OOC,私设一大堆
  
◎文笔渣
  
◎略微血腥描写
  
◎小红帽私设叫梅林•瑞德,狼私设叫威尔•沃
  
◎狼被我私设成了狼人
  
◎如果以上都OK的话↓↓
  
  ————
  
  好像是在很早很早以前的一个清晨,妈妈在厨房里做着煎蛋吐司,爸爸在一把老摇椅上修复陪伴自己多年的猎枪,她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眼,坐在餐桌前,摆弄面前的餐具。带着丝丝暖意的晨光从背后的落地窗上照过来,明明只是朦胧的清晨,但在大脑的渲染下整个房间闪着明亮又温暖的光芒。
  
  妈妈转过头来,微笑着对梅林说了什么。
  
  然后她的胸膛被怪物的爪子刺穿,笑容瞬间变质成了恐惧和惊恐,她蓝色的眼睁得大大的,瞪着那只刺穿了她的利爪,随后倒在血泊中,失去了生机。
  
  爸爸的头被割断,滚到梅林的脚边,脸的神色上一如既往平静和稳重的,稍微带着点不可置信。
  美好的早晨染上血的颜色。
  
  那个人形怪物却唯独放过了她,他将她踩在脚下,用极其轻蔑的口气表示希望等到她寻仇的那一天。
  
  那双爪子剜出了她的一只眼睛,梅林嘶哑的尖叫被那个怪物的狂笑所淹没。
  
  之后,她照做了,仇恨的种子发芽的那一瞬间,她抹杀了自己感情,把自己变成和他一样的怪物,她开始狩猎,从兔子,鼹鼠到麋鹿,狼,甚至是一些超脱人类想象的怪兽。每一次剥开猎物的皮时她都会想,剥下他的皮又会是什么感觉的,这样的想法让杀意更加坚定。
  
  最后,梅林扩展了狩猎的范围,只要是付了钱的,不管是谁,或者是什么怪物,都逃不过她的刀和火铳。
  
  她十五岁的生日礼物,是第一次用刀捅穿一只人狼的心脏。
  
  她沉迷于血和刀剑的世界里,那段时间她甚至忘了自己是为什么变成今天这样,每次洗去脸上的血污时,只有左眼的那块空洞在低声地讲述着过去,使得恨意永不褪色。
  
  梅林一直在追逐他,想要撕碎他,剥下他的皮,在梦里她杀了他无数次。
  
  在21岁时,梅林终于再次和他相遇,就算在人潮中,他能伪装的再好,她那双被磨练的像鹰一样的眼睛也能在第一眼就把他识别出来。
  
  故事的高潮发生在春季,一个伴随着淡淡野花香的月圆之夜。
  
  月光给予了狼人无尽的力量,威尔变成了一匹体型巨大的狼,移速极快,而且力大无比。
  梅林几乎打光了火铳的子弹,无往不利的刀刃上缺了个口子,身上被划开了无数道伤口,血开始凝固,结成了痂。
  
  威尔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腿中了三枪,血流不止,无法再快速冲刺,大大小小的血痕在灰蓝色的皮毛上格外显眼,现在只有月光带来的力量是他最后的依靠。
  
  梅林等待着清晨的阳光,现在天已破晓,只要再接下几次攻击便可真正地至那畜牲于死地。
  
  威尔最后几下尽自己全力的攻击并没有命中,他太累了,攻击的动作中全是破绽。
  
  清晨的光洒在他们的脸上,威尔跪倒在血泊之中,在阳光的洗礼下变回了人形。
  
  浓重的血腥味在空中飘散,原本的花香也不复存在。梅林给火铳上了口袋里装着的最后一颗子弹,枪口抵着威尔的脑袋,她的手开始颤抖,并不是因为疼痛,只是她此刻无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狂喜,她偏过头,想观察威尔在受死之前的表情。
  
  然而威尔只是微笑着,平静地看着她,等着梅林扣下扳机的那一刻。
  
  这根本就不是梅林想要看到的表情。
  
  威尔看见梅林犹豫后,竟然用沾满鲜血的手抓住火铳的枪管,双眼盯着梅林,嘴角带着微笑。
  
  愤怒涌上梅林心间,而威尔嘴角的笑意此刻变得无比嘲弄。
  
  “你当然不会动手,因为——”
  
  胸膛传来剧痛,血从喉管出喷涌而出,狼人的利爪刺穿了她的心脏,血肉撕裂的声音贯穿了她的耳膜。
  
  “……!”
  
  她早该知道,那是一匹狼,
  
  一匹比狐狸都狡猾的狼。
  
  倒在地上的感觉没有她想的那么糟糕,绒绒的青草其实很适合躺在上面小憩,窒息的感觉很不好过,但也只是一瞬的事,很快,她的大脑停止了工作,封闭了感官。
  
  
  ——————
  
  再次醒来时,带着清香的枯松针盖在梅林的身上,无法得知她已沉睡了多久,作为一个人类,那种程度的伤本该致她于死地,然而梅林早就变成了恨意的聚合体,脱出了人类的范围。
  
  自己不断地捕杀怪物,最后自己也变成了一个怪物,很讽刺不是吗?
  
  她摸着自己曾被贯穿的胸口,那里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伤痕累累的皮肤一如既往地包裹着血肉。
  
  梅林笑了,嘶哑的笑声变成了放声大笑,惊得林子里的寒鸦尖叫着飞向天空。她决定了,她绝不会给那个狗杂种一个痛快,她一定要让他被折磨着痛苦到死去,那绝望的表情绝对会让她做个好梦。而且,现在她有用不完的时间去实施这个伟大的计划不是吗?
  
  她颤抖着起身,踏着一段枯枝落叶,走出这片又归于沉寂的松树林,夕阳映着梅林的斗篷,红色的光芒像火一样,燃烧着仇恨。
  

  
——END——
  
  
  “我要把那杂种的脑袋挂在我的床头上,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睡个好觉”

————
  你妈的老福特之前发的给我吞了??

评论
热度(62)
  1. 🎐夜萤幕阴🎐脑浆炸裂59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吃了我暴毙
Top

© 脑浆炸裂5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