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_should_go,_Nina.”

 

【小红帽x狼】渴求


◎严重OOC预警
  
◎基本就是爽文,没有剧情,看了笑笑就好。
  
◎文笔极差注意
 
————
  收容间的隔音措施并不好,这点小红帽非常清楚,她时常能听见员工在走廊里的谈话,大到讨论公司发展去向,小到午餐吃的鸡肉三明治塞牙,人们来来往往,获取言语里涵盖的信息也是小红帽在收容间里少有的娱乐。
  
  这里的时间是凝固的,而且有些事违背了小红帽的常识,昨天她拿燧发枪爆了头的员工第二天却还小心翼翼地路过她的收容室大门,小声地跟旁边的伙伴讨论小红帽的面罩底下的面容究竟是怎样的。人死不能复生,万物都将凋零,小红帽知道的这些道理在这家公司里完全是说不通的。这样诡异的环境让她倍感陌生,不知为何胃有些痉挛,甚至想要呕吐。那些家伙到底是人类还是被人操纵着永不会损坏的提线木偶?
  
  时间就在止不住的思考与疑惑中流过,直到……
  
  “快放我出去吧~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小红帽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就如同触电一般从地板上跳了起来。
  
  这声音绝对不会错的。
  
  血液翻腾着冲上大脑,她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让脖颈都为之发麻的热血与冲动了,还得感谢这监牢极差的隔音措施,她终于又找到了那个不共戴天的仇敌。
  
  她几乎是瞬间就冲向了门口,那钛合金铸成的大门她只要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就能扒开,然而收容间的空气中洒满了抑制剂,抑制住异常们的肌肉神经与本能冲动,为的是让那些不满于监牢生涯的异常不会轻易逃跑,得益于那些抑制剂,她的手臂几乎无法发力,管理员增加了抑制剂的含量。
  
  她咒骂着,用力朝大门踹了一脚,大门却跟以前一样,纹丝不动,这破地方虽然隔音效果不好,但防爆措施却是一流的。
  
  该死的,明明那个杂种就在附近!
  
  说的也很巧,此时刚好有个员工接到主管的通知来到红帽的收容间里检查情况,但就在他进来的一瞬间,小红帽的鼻腔就察觉到了异常。
  
  “你身上有他的气味……”
  
  小红帽贴近那个可怜的员工,嘴里喃喃到
  
  独属于那头狼的,狡猾又阴险的味道。
  
  她抓住那个员工的衣领,嘶吼着:
  
  “那个狗杂种在哪里?!”
  
  她完全失去了理智,脸部肌肉撕扯着旧伤此刻又开始泛疼。但员工已被她的气势吓得有些发愣,只能支支吾吾地吐出几个音节。自从到这个公司开始,员工还不知道原来平时看似懒散的小红帽也会有如此具有攻击性与压迫感。
  
  “操。”
  
  小红帽抓紧了这次机会,艰难地把员工扔向一边的墙壁,趁大门还没有关上冲进了走廊。
  
  然而迎接她的,是一队装备精良的武装人员,为首的那个举着粘着血肉和几只眼球的大刀,似乎等小红帽很久了。战斗几乎是在30秒内解决的,除非发生奇迹,就算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雇佣兵也不敌一队武装到牙齿的精兵。
  
  但这次出逃也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就在她快失去意识的那瞬间,她瞟见了那斑驳着伤痕的灰蓝色皮毛,那副看似人畜无害的表情。
  
  嘴角止不住地弯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
  
  不知是多少次,她的指尖抠着合金墙壁,不停咒骂。不知道多少个晚上,她得不到安眠,合上眼就能看见那个杂种的爪子划过她的脸,而现在她与他也仅有一墙之隔,距离却似乎远过永恒。
  
  她只是不停地骂着,直到嗓子疼到溢血,再发不出声音。她知道对方一定能听见。
  
  周遭的一切再与他们无关,世界正在缩小,而中心只有她和那头狼。
  
  眼皮开始沉了起来,一瞬间,空气安静到小红帽能够听见那个属于对方的心跳。
  
  小红帽雇佣兵攥紧了手上的镰刀与燧发枪,然后慢慢陷入自己撕烂那只狼的梦中。
  ——————
  
  “F-01-57和F-02-58的关系十分奇怪。”
  
  “他们两个说是宿敌,不如说渴求着对方。”
  
  “他们对对方的仇恨是支持彼此存在的唯一支柱,不然我都想不出为什么那么重的伤都没有致他们于死地。”
  
  “换句话来讲,对方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有点好笑不是吗?”
  
  “只有靠着对彼此的恨意才能活下去,他们小心地站在天平的两端,如果一方死掉,另一方也将陷入虚空。”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战斗永不会结束,也不可能会有结果。”
  
  
  
  ——END——
  感谢看完!

  想找人聊脑叶公司相关的脑洞,但完全不敢在群里说话……

        所以有没有人能扩列的qwq……

评论(12)
热度(74)
  1. 🎐夜萤幕阴🎐脑浆炸裂59 转载了此文字
    我再次暴毙
Top

© 脑浆炸裂5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