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_should_go,_Nina.”

 

【小红帽x狼】饥饿感

@句子。G 的点梗,请查收~

◎爽文预警

◎私设预警

◎检测到大量的OOC

◎文笔极差

◎狼视角

◎基本不算是CP向的

——————
  员工离开了收容间,但却没有放他出去的意思,收容间的灯再次熄灭。想着刚刚自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演讲搭配豁出全力的表演,最后那个员工却冲他翻了个白眼并结束了工作,狼的心里憋屈得不行,甚至气得他跺了跺脚,却因为反作用力及合金地板的硬度导致右后爪直发疼。
  
  员工出去时,大门提早关上了,他长长的衣摆被夹住,经过外力之后撕扯下一条暗红色的布条卡在门缝里,外面的员工嘟囔了几声,准备去研发部报告护甲的损坏。
  
  狼走上前,将红布从门缝里扯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自看到员工的那一瞬间就有奇怪的感觉,不是由于员工,而是员工身上穿的那件衣服,暗红色的披风下缠着沾满血的绷带,给他的感觉……就像……就像……
  
  直到肚子开始发出饥饿的咕噜声,他才想起,
  
  那感觉,就像是烤肉,腊肠或是别的什么美食在眼前晃动。唾液腺不停地分泌口水,本能驱动着身体进行着这些可怕变化。狼已经好久没有那种感觉了,那种巴不得吞下一头牛的饥饿感。
  
  狼嗅了嗅红布条,淡淡的铁锈味窜进他的鼻腔里,他终归是野兽,血的味道香甜无比,而且悄悄地激发起了他作为狼狩猎的天性,那些对于现在的饥饿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本能是很可怕的东西,所谓的理智在它面前瞬间就化为了齑粉,现在狼的脑子里仅存的字词只有一个——
  
  “饿。”
  
  他吞下了那片布条,祈祷着它会有跟血肉一般软嫩香甜的口感与味道,然而亚麻布吸附在他的喉管上,刺激着他不停地干呕。饿坏了的狼想用食指把那皮条戳进食道里,可只会让干呕的情况变本加厉。最后湿润的布条还是被狼吐了出来。
  
  狼几乎虚脱,不停地咳嗽,汗液顺着舌头滴下,如果不是他的名字在收容间外标识出来了的话,现在他的模样像极了一只得了皮癣的灰色猎犬。
  
  过了好久之后,狼才恢复了理智。自己的确好久都没有吃东西了,呕出的除了布条,也只有一些类似水的液体。
  
  他靠着墙坐下,皮毛隔绝了合金墙壁带来的大部分冰冷,但温度还是低得可怕,激得他打了个寒颤,房间里的空气闻起来糟糕极了,肚子还一直不停地咆哮。
  
  这真的世界上最糟糕的地方了,今天也是最糟的一天。他想,眼皮不自觉地开始沉了起来,现在的情况的确糟糕透顶,或许小睡一会儿能帮他逃避现实。
  
  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和身上的伤痕,为了帮助自己忘记饥饿并尽快入眠,他开始回忆起多次死里逃生的经历。
  
  这里曾被剖开,肚子里的7只小羊跑了出来。
  
  这里曾被煮香肠的开水烫褪了毛。
  
  这里被猎人的子弹击穿。
  
  这里……这里……
  
  直到摸到锁骨那里的刀伤,他猛然从混混欲睡的状态下清醒,他想不起那里的伤痕是因为什么了,同样想不起由来的还有腿上的几处弹孔跟刀痕。这可不太妙,大灰狼一直把自己身上的伤作为警示,一次伤痕便是一次失败的启示,而且按照狼的话来说,一身伤疤的狼不论在哪里都是相当拉风的存在呀!
  
  外面突然传来了吼叫声,不像是兽类的嚎叫,那更像是猛禽的尖啸,整个公司的地板突然开始震动了起来,大门传来嘎吱声,掀开了一条缝,狼能看到走廊的灯熄灭了,紧接着是员工们跑向走廊另一头的声音。看起来有个不得了的家伙逃出了收容间。狼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外出透气的机会,说不定还能找个人来给自己填饱肚子。
  
  狼小心地用爪子扒开门缝,探出脑袋。
  
  黑暗的走廊里,红色披风就像是夜幕下的篝火那样引人注目,鹰一样的发着橙黄色光芒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看。
  
  如果是普通的员工此时早就该吓得双腿发软了吧。然而此刻的狼却重新捡拾起来自己好不容易遗忘的饥饿感,甚至说是变本加厉,对于食物的欲望从看到那披风开始就有增无减。
  
  门被狼的爪子扣得就像是软泥一样凹陷了进去,像是个大型毛绒布偶的狼也因为这强烈的原始本能变成了他本来的样子。
  
  双爪重归于地面,本来肥大的肚子此刻变成了野兽独有流线型的身躯,圆圆的脑袋也终于变成了狼的模样,灰蓝色的皮毛上,那些伤痕格外惹眼。
  
  食物。
  
  狼没有听清那个人说了什么,脑子的那个词语已经阻塞了他的听力。也看不清那个人的样貌,捕捉动作现在比捕捉细节重要百倍。
  
  直到尖牙引导着甘甜的鲜血流入喉咙,随后镰刀割开了狼的皮毛,他才猛然想起——想起身上那些叫不出名字的伤是因为什么形成的了。他努力聚焦视线,昏暗的环境下,能隐约看清对方戴着的那副面罩,就像是巨兽没有张开的大口一样,尖利的牙交错排列着的面罩,而那只暴露在外眼睛里除了疯狂之外,还有刻骨的仇恨。
  
  那些不知名的伤全部拜这个叫不出的名字的人所赐。
  
  狼想起了一些事情,一片开满鲜花的草地,可爱的女孩,绝望的老妇人和……填饱肚子的快感。
  
  一瞬的分神,战局瞬间扭转,子弹打入他的腹腔,又从脊柱的一侧穿出,撕裂般的疼痛让狼根本直不起身子,只能以一个扭曲的姿势匍匐在地上,温热的血润湿了他腹部的皮毛。
  
  冰冷的枪口指着他的脑袋,拿枪的那只手没有一丝颤抖,那个人说的话随着拉动枪栓的声音一起终于变得明朗了起来。
  
  “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设施里重新恢复了光线,狼也是刚刚才醒了过来,之前那场战争好像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但腹部新增的弹孔却毫不留情地把狼拉出了自己的猜想,他终归是异常,不会被消灭,自然也不会死亡。
  
  但那个人究竟是谁?
  
  狼仔细回想着,鲜花,老妇人,女孩和鼓鼓的肚子是他唯一能从那个人身上记起的回忆,甚至记不起那人叫什么,接着那种犹如百爪挠心的感觉又开始在他的身体里作祟。
  
  这些问题还是有空再思考吧。
  
  他嗅到了这个刚走进来的员工身上淡淡的火药和类似铁锈的味道,舔了舔嘴唇,那件红色的披风又在狼的脑海里燃烧了起来。
  
  现在,他饿了。
  

———END———
大半夜的写得我都饿了……

评论(6)
热度(60)
  1. 狼の绊脑浆炸裂59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脑浆炸裂5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