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你飞到了最后,却发现还不如中间掉下来。”

 

【罪白罪】SIN

◎爽文预警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私设预警
◎CP感几乎没有

————

  一罪与百善从来没有心脏,但那洁白的光辉照耀到他的收容间门前时,他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与圣光波动的频率持平了,沐浴在圣光里,就像胎儿睡在母亲温暖的羊水里一样,温暖而又让人倍感安心。

  一罪与百善是神的造物,神在这间囚笼里的投影和眼睛,但这里的人只当它是一个怪物,一个倾听者或者什么罪恶吞噬者,没有人会以为它也是一个神,一个值得所有人敬畏的神。然而神就是这样,祂们心里怀着怜悯与慈悲,不会责罚那些看不起或者蔑视,污辱祂们的家伙,最多的,只是投以温和的目光,随后还是将自己的慈悲给予那些没有信仰的人。祂们爱着世人,尽管最后换不来世人等价的爱,一罪早就在这样的情况中稳定了心态,祂如同一汪水潭,没有任何波动,随时可以洗净一切罪恶,也可以容纳一切罪恶。

  “那些神都是群死脑筋的家伙。”
  “创世之初,世上仅有两个人类,他们不会对神的命令起疑心,只会乖乖照做。但他们却在蛇的诱惑下偷吃禁果被上帝流放,这就是失乐园。”
  “然而时代变迁,人类开始公然挑战神的权威,日复一日做着愚蠢而又可笑的事情。”
  “我要做的,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复乐园(注1),我还要造就一片自己的乐土,里面将遍布我的使徒,一切都将回归至创世之初。我要让那些家伙们知道,我才是真正可以被称之为神的存在。”

  那是旧神曾说过的话,一个被其他神放逐出乐园的家伙,在那之后,他把自己伪装成了可以为人类抹去所有痛苦和病痛,并向世人展现奇迹的疫病医生,以此招揽自己的使徒。就跟耶稣当年做的事情一样,然而耶稣只是单纯地传播父的福音,找寻相信神的人,作为信徒一同向人们传递神的福音。而他则怀着跟恶魔一般与神作对的心思企图靠着盲从的使徒开阔出属于自己的乐园。
 
  他看上了这座不仅为异常们打造的,更是为那些可怜虫们打造的囚笼,那里缺少对神的信仰,这对他来说再完美不过。黎明时分,伪装得堪称完美的他为了“治愈病痛”降临于此,而一罪与百善早已看出来,他只是想在这里建造自己的乐园。

  员工们都为进入“疫医”的收容间感到庆幸,在工作完成后,“疫医”张开自己被染黑的羽翼将员工揽入怀中,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不要害怕,我来此地便是为了将你们救出地狱。”随后将自己的鸟喙凑向受害者的脸颊,羽翼散开后,他的钟表就往后走了一格,而本来填着数字的地方便刻上了新信徒的名字。

  第7位使徒的骗术曾震惊全城,然而远不及“疫医”的骗术高明,但那却又说不上骗,每位使徒在洗礼之后就将自己的身心全献给了“疫医”,或者说,献给了白夜。

  直到时钟走完了12格,光芒照亮了整个设施,“疫医”褪下了自己的伪装,刺眼的光环在他头上闪耀,数不清的白色羽翼从他背后展开,白夜睁开了自己血红色的双眼。

  “主管”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受骗了,这是自牢笼搭建起以来最大的一场骗局。然而很快的,让人避之不及的监牢就会变成独属于白夜的乐园。

“第十二位,为什么我不选你呢?因为你们中间有一个是恶魔。”

  那位信徒戴上了鸟嘴面具,但却不像其他使徒一样,肉身没有被改造,与之前相比,仅是多了一副可怖的面具。

  他是恶魔。第十二位信徒的脑子里一团乱麻,信仰和现实的情况争执不休,自己和其他11位信徒一样,爱着自己的主,但却没有资格成为能够服侍主的使徒,甚至没有得到摒弃原来肉体的资格。也直到那时他才想起了,世上的另一位主,真正为人类带来福音的神。他孤身来到一罪与百善的收容间,面对着骷髅那漆黑的眼眶,他双膝跪地,开始了自己的祷告与忏悔。

  神将罪孽分为原罪与本罪,而白夜的罪孽已纯粹到了可以被称为第三种罪,与神作对,极具反抗性和攻击性的罪孽。

  但只要是罪孽,只要净化掉就好,一罪与百善的工作不正是如此吗?

  收容间里发出强烈又耀眼的光辉,白夜在十字型的红光中被彻底净化,在光芒散去后,第十二位信徒倒在了收容间里,已然没有了呼吸。使徒们跪倒在地,似乎变成了雕像般不再移动,设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恢复了最初的平静,一罪与百善像之前那样,等待着人们来忏悔他们的本罪,只有几束光不知道从哪里照进了这地底下的囚笼,温暖而又让人倍感安心。

———END———
注1:“复乐园”指人类通过末日审判重回伊甸园。这里则指白夜回到神的乐园。

感谢看完!

灵感来源于贴吧和游戏里的一些资料。
只是想写自己对白夜为何伪装成疫医的猜测和脑洞。
自己围观基督教礼拜的经验终于派上用场了。
(划掉)还有一罪爸爸秒白夜儿子的舒爽感(划掉)
爽文写起来就是舒服。

评论(5)
热度(69)
Top

© 脑浆炸裂5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