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你飞到了最后,却发现还不如中间掉下来。”

 

【黎明杀机】Light Them All

•关于D5的发泄作

•其实是护士的自戏

•D5人物提及

•隐晦的血腥描写

•直接的血腥描写及断肢描写

•GTMD第五人格

————
一声尖叫撕破了昏沉的夜空,暗红色的诡异光芒笼罩了整个建筑,这里很像是囚禁了自己大半生的疯人院——

手指划过水泥堆砌的墙,那墙壁虽被岁月刻下鹅黄的斑痕,但显然,从未被大火侵蚀。
这里不是克洛托斯普瑞恩,那个埋葬了自己最后一丝梦想,又亲手将其付之一炬的地方。

乌鸦被鲁莽的逃生者惊得四处奔逃,嵌着泥沙的手掌上那几颗由吐息化作的光粒开始又躁动起来,引导自己杀戮的欲望朝他们身边突进。

“AH————”

尖叫是炽热的,来自被火焰与烟雾灼伤的喉咙。

“HA..……”
呼吸是冰冷的,来自已故之人那早就凉透了的肺叶。

逃生者们的后背被锯出一道溢血的巨型伤疤,随后逐个尖叫着趴倒在地上。轻蔑地拂过骨锯上乌黑的血迹,才发现这次的逃生者已然不同。
他们用纽扣缝合的眼睛,满怀倔强和不甘地盯着我看,那神情像极了人类。

许久没有体会的那种名为反胃的感觉,此刻又开始冲击自己的大脑。尽力学着人的一言一行,自认为在这没有黎明的地方能够好好存活下去,这样扭曲而又低劣的模仿只会让人恶心。

邪灵也不会想要这样的东西。

抬手用斯潘塞的最后一口气把那“人”翻转过来,居高临下地俯视它,没有立刻掐住它纤细的脖颈,很久之前,那两个可怜的孩子,也是这样死于自己的手下,怎么可能会让这些粗略的模仿者有幸得到那样痛快的解脱呢?
自己不像有着巨爪的Hag,能掏出他们空虚的内脏,也不能像Trapper那样用骇人的砍刀一刀刀斩断他们的背脊。

但,我还有这锋利的骨锯……

锯下他们的手脚并不费劲,随意擦拭掉面罩沾染的血迹,但那血液已经渗入亚麻布里,很难再弄掉了。

它们咒骂着,尖叫嘶吼着,在最后一条腿断掉后便再没有了声音。眼前场面疯狂程度不亚于门卫打开疯人院大门,然后看到一排死去病人和精神崩溃的护士的那个早晨。

再次擦掉锯刃上的“血”,冷眼看着地上的残肢。

“这样恶心的东西,根本不配作为人,也不配成为献给邪灵的祭品。”

环视这个让自己不舒服的地方,呼吸声再次凝重起来。

像,太像了,只是没了火焰的气味和灵魂们的尖叫。

手上闪耀着的气息推动尸块堆放在一起,清理一座疯人院而已,这不是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吗?

“邪灵也终会清洁这样可笑的地方,直到这片肮脏的土地在火海中彻底净化。”

——END——
请关注我的
第五人格玩家/文手/画手立即取关我!谢谢!

评论(4)
热度(67)
Top

© 脑浆炸裂5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