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你飞到了最后,却发现还不如中间掉下来。”

 

【宅莹】言语

•OOC预警

•CP:江夏优/萧美莲

•日本组友情向

•小学生文笔预警

•祝食用愉快
—————— 
  
  工作间里闷热得不像话。
  
  江夏扯了扯自己的领口,想让一丝凉意灌进自己的便服里,但一切不过徒劳——这里连空气都是热的。
  早在这之前,Emma就察觉到了气温升高的速度快得异常,她并没有工作太久,只是把攻击无人机的擦痕草草修复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出了这个房间,好心的法国姑娘还是提醒了一下江夏,今晚不要工作太久。
  于是现在才想起这句话的江夏无力地将手掌搭在脸上,抹去额头的汗滴,有点追悔莫及的感觉。
  可是妖怪无人机还没有维修完毕,直到不小心焊坏了第三块电路板,江夏优才起了放弃的念头。事不过三,他想,他总不喜欢给自己找偷懒的借口,但这次他真的有了个无法反驳的理由,而且电焊带来的高温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
  幸好他还有另外一架备用的无人机可以应付明日的演习。
  江夏不喜欢自己的寝室被电焊过后的气味淹没,不然之后焦糊味就会像梦魇一样缠着他的睡眠不放。
  
  ———
  “你有什么心事,莲。”
  她开车时,总会锁着眉头,手指紧紧抓着方向盘直到贴着皮革的那一边缺血泛白,她的眼神也一样,不管车载MP3里唱着的是怎样的音乐,那双眼睛也始终死咬着面前的道路不放。
  他还不知道那是她的PTSD,缠绕着她神经的梦魇。
  “没什么。”她轻咬下唇,将车停在了路边,拉下手刹。“有想看的电影吗。”昏暗的路灯映在她脸上,勾勒出让人舒心的线条。
  江夏没有回答,安全带被扣开的声音在车里响起。
  “等下你还是不要开车比较好。”
  ———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易拉罐拉开了,坐在走廊角落自动贩卖机旁的椅子上,手中拿着的不是碳酸饮料,里面的液体却还是因为气压溅了一些出来。江夏轻咬着易拉罐的罐口边,仰头将溢着橘子香气的果汁倒进嘴里。
  他本来不喜欢这种饮料的味道,没有添加剂的勾兑,偏酸的汁液里带了些果皮的青涩,初次品尝时,他的五官都因为那种味道开始变得有些扭曲。但现在却像上瘾了一样迷恋其中。今川曾经问他,为什么不再喝橘子味的汽水了,他因为久久没有措出辞来而错过了回答的最佳机会,当他想说出答案时,今川已经把话题带往了别处,也再也没有问起。
  
  大概是因为,没了气泡后的汽水,那味道不比苦涩更好喝,他想。
  
  ———
  看到莲的短信时,已经过了半夜12点。
  直到距离上次吃外卖垃圾食品的时间已经过了6个小时,他才回过神来,自己又超时工作了。
  本来用不着这么久的,他看着散出零件的Yokai想。莲好不容易有空从香港那边过来,但结局却是两个人都没有料到的,当莲捧着残缺了一角的Yokai来找他时,江夏真的有点生气,他低声问她这是这么回事,声音冷得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而后莲眼中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熄灭了,神情暗了下来,她简单交代了事情的起因经过,却低垂下脑袋,迟迟没有说出结果。
  “对不起。”江夏听到她这么小声说着,他在面对这种话时总会有点手足无措,他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人们会用这种方式为自己的错误开脱,道歉又不能将摔在地上的玻璃杯复原,无人机也是同样的道理。
  “道歉也没什么用。”
  莲的脸色黑了不止一点。
  
  他还想想见见莲,上一次的见面过于短暂,她只来日本呆了三天,第一天的时候他还在醉心于工作,莲很理解,只坐到一边沉默地注视着他,第二天那件事就突然发生了,而第三天的早上,也就是今天早上,莲买了机票后匆匆回了国。江夏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一次自己还没有看到她的笑颜。文字太过于冰冷,生硬,她的样子在字符间模糊不清,江夏恨自己如此地不近人情——他感受不到她的喜怒哀乐,那些文字的间隙中,她又是一副怎样的表情?于是他闭上眼睛,故意忽略那些不快,奋力回忆莲朝自己微笑时的模样,随后才打开那条短信,带着脑补阅读屏幕上面的文字。
  
  “我们分手吧,江夏优。”
  
  ———
  “你这个人脑子里面装的是金属零件 吧!”最初只是莲被编入了自己的部队,不知是从哪里传起的八卦在基地里四处流通,甚至连今川也跑到自己这里来打探消息,而在问清楚细节后,今川用两人才听得懂的母语发出了惊讶和疑惑的声音,江夏用白眼表示,她的分贝有些高了。
  “真的是,你这样的家伙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今川把空着的杯子放到一边,放轻自己的音量,然后回了江夏优一个白眼。
  “听我说小朋友,道歉又不是为了逃避问题,相反,那是为了面对责任而存在的话语。”
  江夏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反正对话都会以他的沉默而终结,像投入无底洞的石头,连一个水花也激不起,但他的形状却悄然改变着,那么多年过去了,他才意识到当年自己说的话有多伤人。
  “我知道的,别拿那种家长一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
  
  那一罐果汁他也没有喝完,剩下的小部分已经因为手掌的热度变得有点温乎乎了,只是为了追求降温的江夏把锡罐丢进垃圾桶里,向着走廊的另一端走去。
  
  休息室一般都被俄罗斯人占领着,他们吵闹的声音隔着很远都可以听到,那个年纪最大的俄罗斯士兵喝得开心了总会吼两句来自苏联的歌,还有就是美国人,他们不常来,但只要Spetsnaz的那群家伙没有在这里拼酒,那么休息室就又会变得嘈杂起来,有时会是英国人,有时会是德国人,就连来自法国温文尔雅的医生也会加入吵闹的行列。
  江夏优永远不会是其中的一员,他讨厌的几种气味中就包括了酒精的味道,以及一群人起哄的声音,所以休息室成功被他列为了“这辈子不会踏进一步的地方”之一。
  今天是个例外,休息室冷清的可怕,连灯都是熄灭着的。
  酒精的味道一般挥发得很快,有冷气,桌子和舒适的沙发,那意味着明日的演习自己不用带着有些缺陷的备用品参战了。
  他推开门,在手摸到电灯开关的那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跟自己记忆里的一样,昏暗的灯光映得她脸上的线条如此温柔,让人舒心。
  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他们又见面了。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响动,站在阳台边上的萧美莲转过头看着江夏优的方向,糟糕的光线并不能将她的容貌照亮,如果能看清的话,她应该也和江夏一样,是讶异的神情。
  
  我想再看到你的笑脸。
  
  脑子里有一种噪声在催促着自己开口。
  
  那么你倒是说点什么啊,用话语换取她的笑。
  
  是啊,可是又说什么才好呢。
  江夏有些为难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上面的汗珠已经冷却,变得接近室温,也正是因为如此,手掌滚烫的温度才如此清晰,提醒自己这不是又一个不切实际的梦。这个小动作在萧的眼里被清楚地刻画出来,她好像心领神会般,等待他把什么东西说出口。
  
  “好久不见。”他听见自己说,然后果不其然地开始后悔了起来——自己又在说些什么,他们明明不久前才见过的,就在基地安排的演习中。  
  
  但这次沉默的却是萧美莲。
  这份沉默并未持续太久,片刻,他就听见了莲的回应,带着细不可查的颤抖和她尽力掩盖着的笑意。
  
  “好久不见,江夏。”

———END———

本文又叫江夏优我凭本事单的身你为什么骂我(?)

算是交党费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写BG就有点韩剧风,实力韩剧写手(?)
听歌听出来的脑洞
“喜欢的言语又是什么?”

此刻休息室外,偷听的由美子和Emma也在为江夏的情商叹气呢。

——
江夏优语部分翻译(按本文顺序从先到后):

“等一下我来开车吧”

“你不需要道歉,我会弥补你的错。”

毕竟阿育说了,生硬的交流方式嘛…啧。

评论(7)
热度(34)
Top

© 脑浆炸裂59 | Powered by LOFTER